北欧国家首脑联合与普京座谈

在俄罗斯的顶级北极会议上,北欧国家的首脑们向俄罗斯送出了一个缓和的信号。

当与会者飞往圣彼得堡参加俄罗斯高层次的北极发展会议的时候,圣彼得堡正下着大雨。

会议组织者将此次活动的命名为北极“对话——领土”。

然而,今年开会的地点不在北极。原本此次会议将在阿尔汉格尔斯克举行,但是北部城市阿尔汉格尔斯克没有能力举行这样大型的会议,因此,莫斯科决定将会议地址改到了圣彼得堡。

“对话”一词对于极少踏上俄罗斯领土的北欧首脑来说,是一个绝对的关键词。

与东部近邻的不断紧张的关系成为从巴伦支海北部沿岸到波罗的海南部整个北欧地区的主要问题。缓和张形势的需求迫在眉睫。

即使是最为偏远的北极国家也不能免于日益增长的地缘政治对抗。军事化程度加深,工业的扩展和气候变化让该地区面临重大的压力。

几年来首次会议

但是光有对话是不够的,芬兰总统绍利·尼尼斯托(Sauli Niinisto)在全体大会上说到:“我们经常听到人们强调对话的重要性……但是说的太多通常意味着实际上没有什么意义。我们只讨论‘对话’而不是真正参与进去,当不能见到对话的对象的时候,很难说是真正的对话。”

这对于芬兰的北欧同伴来说,是一个不重的打击,北欧国家在2014年克里米亚事件之后与俄罗斯的关系一直处于冰点状态。

尽管在关键事务上有着极大分歧,但是芬兰首脑还在继续缓和与俄罗斯的关系,与此同时挪威和瑞典选择将自己撇清。

据报道,瑞典首相斯特凡·勒文(Stefan Lofven)和普京总统的双边会面是从1997年以来两国的第一次高层会议。

挪威首相埃尔娜·索尔贝格(Erna Solberg)自从2014年以来就没有去过俄罗斯。之前,她与俄罗斯总理梅德韦杰夫在索契冬运会上见过面,那是她质问了梅德韦杰夫关于侵犯人权的问题。那次会面并不是十分友好,索尔贝格后来也承认梅德韦杰夫可能感觉“有点过分了”。

这次会议,索尔贝格在与普京举行了双边会谈后,明确表示会议的气氛融洽多了。

没有突破

挪威首相告诉记者:“这个过程的开始包含了新的问题,我不会称之为‘突破’,但是可以确定的是,双方还存在可以合作的区域。”

她强调“双方关系仍然存在困难”,制裁还会继续,同时在很多方面也存在很大的合作空间,比如核废料处理、渔业、搜救和人文交流方面。

在很多会议上,挪威首相索尔贝格都强调了俄罗斯和挪威在海洋发展方面有广泛的合作,包括应对塑料污染方面。

当提到去年签署的多国北极渔业协定的时候,她强调,“有些人认为这是在争夺北极的自然资源,但是我不同意这个说法。”

俄罗斯的北极驱动力

北欧国家和俄罗斯在北极论坛上的会议揭示了其在北极认知方面的不同。俄罗斯投身于北极史无前例的碳氢化合物和煤的开发中去,还大规模的兴建新的基础设施,提高自己的军事能力,然而俄罗斯的北欧邻居更多关心的却是气候变化。

在依赖油的俄罗斯看来,对抗气候变化的压力并不是那么值得关心。

普京表明了自己在北极黑炭问题上的态度,他认为黑炭问题是夸大其词,而且世界不会很快就转向使用替代能源。

俄罗斯是一个油气国家,而且还将保持下去。普京在会议上向与会者强调,“资源储量非常丰富,是可以满足全球需要的”,同时还指向了坐在前排的诺瓦泰克公司总裁米赫尔松。

与此同时,为了向世界展示普京合作的意愿,他还确认了俄罗斯参与巴黎协定的修订工作。他说:“我们将在进行深入的行为后果分析之后参与,但是我们正在向那个方向前进。”

 

转载自:国际极地与海洋门户

原文:The Barents Observer

版权所有同济大学极地与海洋国际问题研究中心

021-65982200 E-mail:webmaster@tongji.edu.cn